2019-10-31
江苏“无血人”:惊世之恋是那血里的牵挂


  21岁的于小敏大学毕业后,应聘到江苏省句容市旅游局工作。7月初的一个上午,于小敏外出办事时,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晕倒在地,她急忙拦一辆车,将对方送到句容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年男人苏醒过来后,对她说:“姑娘,谢谢你。我叫盛顺利,麻烦你打电话通知我家人。”

  不一会,一个女人带着一个高个男孩走了进来,男孩上来摸索着抱住盛顺利,流着泪说:“爸爸,我不去比赛了!”女人也跟着抹眼泪。盛顺利让妻儿去谢谢救他的好心人,母子俩来到于小敏面前道谢时,于小敏看到男孩的眼睛似乎不太正常。趁医生为盛顺利进行诊断的时候,女人对于小敏讲述了他们一家遭受的灾难。

  盛顺利和妻子倪彩凤原在南京钢铁厂工作。夫妻俩一次性买断工龄开了一家小茶叶店。准备高考的盛俊涛牙龈、眼睛开始出血,视力也渐渐模糊,夫妇俩带着儿子去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结果被确诊为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并且视网膜已经脱落。同时,盛俊涛身体的造血系统也出了问题,自主造血很少,以后恐怕只能靠输血才能活下来……盛俊涛成绩本来很好,有希望考上重点大学,现在这个梦破碎了,他绝望到了顶点!

  几个月后,医生发现盛俊涛体内造血系统已不能再造血。医生说目前有两种治疗办法,一是换骨髓,二是保守治疗——输血。盛顺利召集家中所有人,都没有跟盛俊涛配上型,只好等待中华骨髓库的消息。医生对盛俊涛采取了输血维持生命的方式,每半个月输一次血,因为在输血过程中会引起过量的铁沉淀,因此同时还要做铁治疗。

  盛俊涛每个月都要输两次血,每次要输800CC,加上还要做铁沉淀,一个月需要5000块钱左右的治疗费用。一开始还能勉强支撑,一年下来就不行了,盛顺利只好以5万块钱的价格转让了茶叶店。

  儿子渐渐双目失明,父亲也焦心如焚。盛顺利以前下乡插队时,曾在宣传队待过,二胡拉得很好,他征得医生的同意后,开始教儿子拉二胡。盛俊涛学得很用心,不久便能拉出很动听的曲子。

  然而,每月5000块钱的固定开支,像山一样压在盛顺利的肩上,他只得带儿子回家保守治疗。1年后,卖茶叶店的5万块钱也花得所剩无几,他一狠心,将所住的房子以4万元低价卖了出去,带着妻儿租了一间20平米的房子,平时靠卖水果维持简单的生活。

  一天,盛顺利路过一处电线杆时,突然看到一个地下血头贴的小广告,他一路找过去,好不容易与“血头”接上了头,对方将他和另外十几个人塞进一辆车里,然后拉到很远的一个血站抽血。盛顺利卖了400CC血,得了150块钱。几天后,盛顺利再次找到那个“血头”,对方给他吃了一种药后,再次带他去卖血。就这样,盛顺利一个月竟卖了4次血,挣了600块钱。因为卖血过多,盛顺利连站都站不稳。

  盛俊涛嫌输血太贵,偷偷停了两次,结果昏倒在地,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盛顺利回家后朝妻子吼道:“你怎么能让儿子停血?停血就是停命!”倪彩凤捂着脸哭:“我也是没办法,要是行的话,我就当我儿子的血库……”

  一句话提醒了盛顺利,他和儿子血型一样,如果由自己来输血,还能省一大笔钱。可是,他兴奋地找遍句容所有的医院,医生的回答都是不行。

  为了救儿子,盛顺利一咬牙,再次找到认识的那个“血头”,原原本本地讲了儿子的事。他声泪俱下地哀求,“血头”竟被感动了,悄悄帮盛顺利在郊区找了一家医院,盛顺利与血站、医院三方达成了一项献血协议。之后,他先在血站通过检测后采血,然后去掉白细胞(白细胞是免疫细胞,个体差异大,易产生排异),最后出库到医院,再输到儿子身上。盛顺利每个月都要供应儿子800CC——1200CC血。看到血流到儿子身上,血色素立刻升高,他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但是,他的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发飘,倪彩凤知道后,非常难受,但也阻止不了,盛俊涛则一直都不知道他身上流着爸爸的血。

  中央电视台要举办“《拥抱明天》”全国声乐器乐舞蹈比赛,在江苏设立赛点,盛俊涛凭借一曲高难度的《三门峡畅想曲》征服众多评委,顺利拿到业余组进北京参加总决赛的资格。但是,父子俩的交通吃住费用等加起来,至少需要5000元。几年的“换血”及其它治疗,已将一家经济拖垮,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盛顺利只有出去借,没想到劳累过度加上急火攻心,晕倒在街头……

  于小敏听得心酸落泪,她被这博大的父爱深深感动了,连忙找到一家自动取款机,从自己的银行卡上取了3000元,“这钱是我攒了一年的工资,现在也不急用,就当是借给你们的吧!”盛顺利流着眼泪,给于小敏深深地鞠了一躬:“孩子,谢谢你,这钱我们真不能要。”于小敏扶住盛顺利,哽咽道:“叔,别这么说,盛俊涛有这个才华,他不能被埋没了!”

  之后,于小敏奔走于各个报社,替盛俊涛筹款,《新华日报》《镇江日报》以及山水句容网等媒体都相继做了报道,社会各界踊跃捐款,终于凑够了盛俊涛进京的路费。

  盛俊涛凭借一曲《三门峡畅想曲》,摘得“拥抱明天》”全国声乐、器乐、舞蹈比赛总决赛器乐残障组唯一金奖。站在领奖台上,他百感交集。从北京回来后,盛顺利把于小敏请到家里。倪彩凤做了几个像样点的菜。盛俊涛拿出了一份礼物,是一条红色的丝巾。原来,他听父亲说于小敏漂亮,留着长发,便突发“奇想”,要买一条丝巾送给于小敏。于小敏接过丝巾,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天,于小敏来看望盛俊涛时,见盛顺利在偷偷地吃药,她悄悄地拿着药瓶找到医院,一问才知道,盛顺利所抽血浆的纯度和血的产量,一直是靠这些药物来维持的。回来后,她流着眼泪对盛顺利说:“叔,这样继续下去,你的身体就垮了,这个家也就完了!”盛顺利怕儿子听见于小敏的话,小声地打断她:“儿子没了,这个家才真完了。”于小敏泪水簌簌往下掉。

  盛俊涛因为觉得再没有治愈的希望,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盛顺利发现后,阻止了儿子的愚蠢想法,并赶紧打电话给于小敏。当天下午一下班,于小敏便赶到盛家。她激动地抓住盛俊涛的手,喉咙突然一哽:“你知道吗?你爸爸每个月吃药卖血,换你一口气,现在他连提菜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你没了,他们哪还有活下去的力气啊?”

  盛俊涛一下子怔住了,他从没有想到每个月维持自己生命的血,竟来自于父亲。他慌乱地摸索着抓住了父亲的手,那双依然还肿胀着的双手上,清晰地能摸出针眼的痕迹。盛俊涛“哇”地哭出声来,跪在地上:“爸,儿子不孝,把你连累惨了。”盛顺利替儿子擦去脸上的泪,轻轻地道:“儿子,你叫我一天爸,我就有一天的责任。如果有可能,爸多希望也把眼睛给你啊,人活一次就别白活,一定要活得有价值!”

  临走前,盛顺利充满歉疚地对于小敏说:“难为你了!这孩子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你,一听到你的电话,整个人都变了,更不要说你来看他了。只是这样下去,会给你造成多大的压力和负担啊。”于小敏笑了笑说:“叔,这没什么。我会常来看他的。不过,你真的不能再吃催血药了,你身体要是垮了,盛俊涛怎么办?”

  于小敏真想实实在在为盛俊涛、为这个家做点事。她虽在旅游局工作,却只是个一般的聘用人员,每个月只有1200元工资,她要吃饭要租房,实在没有更多的钱资助他们啊!

  盛俊涛的病于小敏插不上手,她决定帮着倪彩凤一起去卖水果,让盛顺利多休息一下。一个周六,天刚蒙蒙亮,她骑自行车,早早地来到果批市场等着盛顺利夫妇。看到她出现在这里,盛顺利夫妇都非常吃惊。于小敏一笑说:“以后逢休息天,我就来帮你们卖水果。”盛顺利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孩子,你是有工作的人,怎么能让你干这样的事呢?”“叔叔,阿姨,我家在农村,这活累不着我。我能帮多少算多少吧。”说完,于小敏便默默地帮他们搬运、上摊……从此,无论刮风下雨,再没有间断过。

  一次,于小敏因为过几天有场业务考试,连着两天晚上没有睡觉,早上又要赶去上水果,下班时,她刚赶到倪彩凤的水果摊前,便一下子晕倒了。倪彩凤连忙上前扶起她,眼泪纵横地说:“孩子,你这是图啥啊!”于小敏却轻轻地一笑:“阿姨,没事,我撑得住!”

  在于小敏的劝说和“逼迫”下,盛顺利有了一些休息时间,每次见到于小敏从自己手里接过运水果的板车越走越远的背影,他都会热泪盈眶。

  10月的一天,于小敏在街头看到一台无偿献血车,上前仔细一打听,原来每个前来献血的市民,都可以得到一个献血证,献多少血,日后亲人如果有病,就可以无偿用多少血。于小敏一下子兴奋起来!她想到自己的血型虽然与盛俊涛血型不符,但可以通过这种无偿献血的方式来帮助他啊。第二天,于小敏带上身份证,又将盛俊涛的病历复印了几份,开始跑遍周边市县的血站,每到一处,就称自己是盛俊涛的“未婚妻”,为了“未婚夫”的生命,请求能在献血的同时,将所献的等同血量最终用到盛俊涛的身上。她声泪俱下的哀求,终于打动两家血站的站长。在经过紧急研究后,他们决定为于小敏开这个“绿灯”。

  半个月后,盛顺利带儿子去输血前,于小敏突然拿出她的献血证,她激动地说:“叔,以后我献多少血,盛俊涛就可以无偿地用多少血,这样既安全又省钱。”盛顺利热泪盈眶:“孩子,我们一家该怎么感谢你,这是一份天大的恩啊!”于小敏笑笑说:“叔,无偿献血的人很多,对身体没有影响。你帮我保密,千万别告诉盛俊涛,我怕他不接受,怕他会害羞……”

  就这样,于小敏每四个月都会去血站无偿献上400CC的血。而别人400CC的血,则无偿地流到盛俊涛的身上……

  终于,盛顺利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儿子。盛俊涛震惊心疼得泪流满面!一天,于小敏来他家,他质问道:“你为我去献血,还自称是我的‘未婚妻’?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请你离开吧!”说完,他走到另一个房间关上门。于小敏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滚,心中的依恋和不舍如同岩浆般喷涌而出!她恍然意识到,其实从盛俊涛给她买回那条丝巾起,她心中便有了这种“依恋”……如果,能让他看见生命的曙光,她愿意付出最真最美最纯的爱情!

  在于小敏不断的坚持下,门终于打开了,同时张开的还有一双有力的双臂!盛俊涛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能凭感觉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他的头一点点地靠在于小敏柔弱、但坚强的肩头上……在这几年的日子里,他早已将于小敏存放在了自己的心中,想象着爱过她千万遍,可是他从来也不敢表白,生怕把她吓跑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此刻,他才明白原来爱情一直是隐藏在他们心中的,他再也没有必要躲避了……

  儿子和于小敏成了恋人,盛顺利夫妇激动得成了泪人。然而,于小敏的父母却强烈反对。于小敏耐心地给母亲讲“道理”:“他只是眼睛看不见,但心里比谁都清明。还有他的父母,是天下最好的人,他们为儿子付出了一切!盛俊涛值得我去爱,这个家也值得我去付出!”因为于小敏的坚持、父母最后不得不尊重她的意见,遂了她的心愿。

  有了爱情的滋润,盛俊涛积极配合治疗。他按照医生的嘱咐,坚持打针、吃药,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同时,于小敏也从各种各样的书籍中学习食疗,给他做饭做菜时,放对应的中药。为了保证中药的摄入量,盛俊涛咬着牙关,强迫自己往下咽。怕他吃过之后,躺在床上消化不了,于小敏就让他拉二胡,全家团团围住他听,他也越拉越有劲,这样可以做到全身放松。肚子胀的时候,于小敏便用右手按顺时针方向,围着肚脐眼一圈圈帮盛俊涛按摩,一按就是上百次。这种按摩能加强全身的血脉通畅,让人感觉心旷神怡。这样一来,盛俊涛每天食量大增。因为他的血脉一直不畅,于小敏还买来栀子花,拌着植物油杵碎、揉成一团后,用它在盛俊涛的涌泉等穴位处按摩,以增加血脉流通。

  也许,病魔真的被这份爱吓退了!盛俊涛到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复查,医生发现他原本已经坏死的造血功能,竟然有所恢复,能造出微量的血了!医生乐观地说:“照这样下去,以后输血次数会由一个月两次变成一个月一次,再变成两个月一次,直到最后不需要输血,这些都是可能的。”盛顺利简直不敢相信,喜极而泣。这一切,更增添了盛俊涛战胜疾病的信心,他更加积极地配合治疗。父母和于小敏再次陪盛俊涛去医院复查,他的造血功能竟然恢复了,此后将不再需要输血,只需进行药物调理就行了。这堪称一个奇迹!

  针对在盛俊涛身上出现的奇迹,苏州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医生陶瑞芳认为: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可治愈病例极其罕见,大多数病人得知自己得了这个病后,病情会加速恶化,往往是由于精神上首先被击垮。盛俊涛创造的这个生命奇迹,让医学界为之振奋。由于他不停地输血,加上他本人超强的毅力和亲人们巨大的关爱,以及二胡调节病痛后带来愉悦情绪,再配合中西医相结合治疗,因而罕见地实现了逆转。他平时进食时,注意摄取多造血的食物,这也促使了血色素的增长,从而使造血功能得以慢慢恢复,达到了基本治愈的效果。

  盛顺利夫妇在句容市大光明酒店,为盛俊涛和于小敏举办了一个简朴的婚礼。婚礼上,主持人介绍这对恋人传奇般的相爱经历时,动情地说道:“盛俊涛曾是失去造血功能的‘无血人’,于小敏从陪伴、照顾盛俊涛,到毫无顾忌地爱上并嫁给他,这无疑是人世间最动人,也是最无私的爱!”结婚后,盛俊涛每天都充满了激情。他被江苏音乐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情感评论:

  记者采访盛顺利时,得知于小敏已经从旅游局辞职,应聘到镇江台湾人开的洪发皮具厂做销售员,每个月可以赚到3000元。盛俊涛现在不用输血了,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完全够了。盛顺利在朋友的关照下,又开了一家小型茶叶店,生意越来越红火。盛顺利欣慰地对记者说:“以前连做梦都害怕,就怕儿子一觉醒来突然不在了。现在,我不用担心了,因为,有个好儿媳接了我的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