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GALLERY

2019-12-26

三星版豪门韩剧:“长公主”与“保镖”何以无奈分手

1998年,李富真跟任佑宰的婚礼,颤动全国,成为韩国的年度大事件。之所以呈现爆炸性效应,在于李富真的显赫身份,作为掌控韩国经济命脉的三星集团长公主,韩国首富李健.........

2019-12-26

为女儿“忍婚”十年,这场婚姻困局如何破解

2002年10月22日,是川东达州宏运物流公司工程师程俊峰最高兴的日子,他总算晋级当爸爸了!女儿一呱呱坠地,他就如获至珍般抱起又是逗趣,又是亲吻,并给女儿取名程.........

2019-12-26

女方家长炮制“杀妻”冤案,回望来路说“冲动”

韶光倒回到1989年1月31日上午,雷波县公安局永盛派出所接到报案——金沙江渡头乡段发现一具女尸。结合此前永盛区渡头乡中坝村乡民李兴发曾报案称自己女儿失踪的状况.........

2019-12-24

封家书那悲情的快乐:爸爸爱喜禾

“吾儿喜禾,你喜爱撕纸,撕了就把它们吃掉。爸爸昨日看了国外的一个视频才知道,你撕的不是纸,也不是孤寂。你的国际中你是在爬楼梯。撕一条便是爬上了一个台阶。你喜爱仰.........

2019-12-24

爱已远去,我怎么成了婚姻里的“钉子户”

魏涛的花心,跟他的玉树临风相同,天下无敌。这件作业,在咱们相识不久我就知道。可我硬是嫁给了他,我才不在乎他仅仅把我作为上位的垫脚石。对我来说,这根本不重要,29.........

2019-12-24

“亲情营销”是陷阱,伪装的“孝心”岂能走远

家住厦门海沧小区的王宇,一早就给住在岛内的母亲张良英打电话,说正午全家过来吃饭。上午11点多,当王宇带着妻儿回到爸爸妈妈家,就发现有个三十出面、长相朴素的生疏女.........